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科技前沿 >

真实的中国版“紧急起飞”-中新网

发布日期:2020-07-21 07:3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近段时间,美俄军机在公海空域频频斗法,面对突然抵近领空的外机,各国飞行员往往要在五分钟内紧急起飞,将对手驱赶出去,显示己方全天候防空作战实力。在北约系统,这种出动有个专门称呼,叫“Scramble”,即指紧急起飞命令一经下达,各部门迅速联动起来,而且这个词还有“争夺”之意,寓意当时空情紧张。事实上,中国空军平时也会安排战机及飞行员战斗值班,应对紧急起飞情况,只不过有我们的称谓和套路。本文作者是退役的资深飞行员,他就亲历过中国版“紧急起飞”,论水平,比外军“有过之而无不及”。

  等级转进 快速反应

  飞行员常说“起飞危险着陆难”,是指起飞阶段虽然技术难度不如着陆阶段高,但更加危险,因为飞机高度低,速度小,可用跑道越来越短直至没有,一旦发生特情或操纵错误,可供处置或纠正的安全余地小。而与日常飞行训练相比,具有紧急起飞性质的战斗起飞就更危险了??飞行员接令后须在数分钟内驾机起飞,而且多半是“盲目”升空。因为多数情况下,飞行员不知道自己将要执行什么任务、下一秒将遭遇什么情况。如果遇到气象低于机场开放条件,还有可能需要强行起飞!

  那天,我和僚机担负战斗值班任务。我们俩很早就检查并接收好飞机,完成手续后想回值班室休整一下。可身为副大队长的指挥员不同意,这位经验丰富的“老飞”坚持要我们练“跑等级转进”。在歼击航空兵,战斗值班按担负任务重要性和时限要求分成几等,从低一级转入高一级时,称为“等级转进”,而且转进时间要求一级比一级短,可谓分秒必争。指挥员要求我们在“跑等级转进”时能把跑上飞机、跨进座舱、开车起动等动作都练成“肌肉记忆”,“不用脑子都能做到”。

  “叮铃铃!”中午时分,练了半天“跑一等”的我们俩才吃完午饭,人都有些犯困,突然大作的铃声就像重锤敲到头上。我们立刻冲出值班室,直奔值班飞机,此时原本寂静的战斗停机坪已经沸腾起来,几十个穿黑色工作服的机务人员按分工各就各位。很快,我坐进座舱,下面第一个动作是打开总电门,其余飞行所需开启的电门早在清晨检查接收时就打开了,只需接通总电门即可通电,设备也马上进行加温,直至正常工作。同时,机械师帮我开车(即起动发动机),因为我的双手还要忙着穿伞,要想节省时间,得让机械师代劳了。很快,发动机顺利启动,机械师又帮我关上舱盖,然后快速撤下飞机并搬走旋梯,地面电源插头也被机械员拔掉。可以确认,整个飞机除了三个机轮接地外,再也没什么羁绊了,只等一声令下,便可腾空而起。

  超越条件 强行起飞

  飞机滑上跑道,刚转过来30来度、还没对正方向,指挥员就在无线电里用暗语催促起飞。看来情况紧急??当天气象不理想,已低于机场开放条件,指挥员还要我们快点飞起来!

  我一面操纵飞机继续转弯对正方向,一面开始加油门。等到方向完全对正时,油门也加满了。接着,我又接通两台发动机的加力燃烧室,飞机迅猛增速,一下子冲出去,僚机也紧随其后,我们只滑跑了很短距离就离地了,才爬高100米,就没入云中。我和僚机都没关加力,而是带着“加力”爬高,其实,安全注意事项是不提倡在云中开“加力”的,因为云中带“加力”爬高,上升角太大,飞行员容易产生错觉。但我们已顾不得那么多了!很快,飞机出了云,以最大上升率爬到高空,改成平飞状态,紧接着,我就把速度加到最大,以最短时间进入待战空域。

  指挥所不间断通报目标方位和距离,我凝神静气,瞪大眼睛,极尽目力,沿着天地线附近展开搜索。突然,天地间有一丝细如毛发的白线吸引我和僚机的注意,再仔细目视搜索白线前端,隐约有一个很小的亮点,没错,白线是飞机拉出的尾迹,小亮点就是飞机!

  我军双机立即做好战斗准备。在我的飞机里,驾驶杆上的射击扳机早已放下,只差把食指搭上去,耳机里不时传来呜呜的陀螺旋转声,并夹杂简短的滴滴声,那是翼下挂载的近距格斗导弹的导引头高速旋转的信号,标志着导弹已加温完毕,工况良好,随时可以发射。

  数分钟后,被我们“包夹押解”的目标放弃了抵近侦察的意图,悻悻离去,而指挥所也传来指令,引导我们双机回转,这次战斗起飞宣告圆满结束。 方滨 【编辑:田博群】